被资本追捧的无人零售,是如何在一场招聘中暴露其本性的

2017.12.27

「如果谁被发现偷吃,人就要被开除。钱还得从你的工资里扣。而且开除的不是你一个人,而是一个小组,甚至是整个线路,十几号人。」
上个月,我通过斗米兼职App 应聘了猩便利无人货架理货员的岗位。上面这段话便是入职培训上,该公司物流主管对我和其他几个应聘者的告诫。

猩便利是新零售概念包装下的一家热门创业公司。该公司通过向企业投放无人值守货架,来销售休闲食品之类的小商品。和以往的无人售货机不同,所谓无人值守货架是没有任何防盗措施的,用户取走商品后是否付款完全靠个人自觉。
资本似乎对这种新业态十分看好。据品途在 10 月份的统计,该领域的十多家公司已完成了超 28 亿的融资。而在 11 月 1 日,猩便利更是宣布完成了高达 3.8 亿元的 A1 轮融资。也就是说这家成立才短短 4 个月的企业,融资总额已近 5 亿人民币,还完成了对一家同行的收购。

尽管如此,无人值守带来的损耗仍是该领域有待解决的问题。
IDG 资本董事楼军在《极客公园》的采访中曾透露:“「运营的好一点的能把货损控制在 3%,但也有比较糟糕的,高达 25%,相当于卖四件丢一件。」这还不是最高的数值。据凤凰科技的报道,在无人货架企业中,甚至还有货损率达到 1/3 的。
造成货损的原因有很多,消费者拿了东西不主动给钱只是其中之一。有从传统商超转行的从业者表示:*这种事在传统超市里也存在,与之相比,内盗才是更主要的问题*。这种说法让无人货架的道德损耗,听起来「合乎常理」——*既然传统超市都能活下来,为什么无人货架不能*?
但事实上,由于没有监控等防盗措施,如果员工在「损耗指标」内,长期偷拿薯片、泡面、饮料,公司又如何能发现的了呢?

对于这个问题,本文开头的那一招——「连坐」便是猩便利给出的答案。此外,按那位我至今都不知道姓名的主管的说法,他们还鼓励「员工」之间相互监督举报(注:理货员是和斗米兼职建立的劳务关系,所以并非猩便利员工)。不过,举报者能因此获什么好处,他只字未提。
这些措施虽经历过数千年历史的检验,但它们是否适合无人货架企业还不好说。让我们假设这样一种情境:一名理货员举报了其他人盗窃公司财物。然后整条线路的「工友」被辞退,新的「工友」加入。这时候,他作为唯一的「老人」岂不会陷入一种窘境?

然而,我在培训后并没有机会做更深入的了解。
这位物流主管让所有参与培训者登记了电话、住址,并确认所有人次日都可以到岗后,便说了一句“你们可以走了。”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上班,去哪报到,以及其他更具体的细节。
直到当晚 4、5 个人在斗米的招聘微信群中议论第二天该怎么办。斗米的工作人员才表示,没有接到电话的人都没有被录用,然后便匆匆退群。在这个总共仅有 10 人的群里,许多人和我一样,在参与这个一个多小时的培训前,还得坐上一小时的车。这样的结果显然让人失望。
尽管在几天前的面试中,这位斗米的工作人员就提示过,个别地区的岗位已经饱和,不需要人了。可既然该公司早知道如此,还大老远把人叫去培训就说不过去了。

或许有人会说,猩便利作为一家高速发展中的初创公司,人事等方面做不到位也是情理之中,不能苛求。
另据那位物流主管的说法,目前该公司在这个三线城市中,平均每天就要增加 100 个触点(货架)。按公司要求的,每名理货员每日需为 30-50 个触点补货的工作量推算,差不多每天就得招进 3 人。
但就我的感受来看,各种细节上的不足并不是太忙导致的疏忽,而是缺乏对应聘者的尊重。毕竟从事这类岗位的都属于低端劳力的范畴。
打着「互联网+」旗号,想要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公司可以很轻易地招到从事简单体力劳动的工作者。后者只要会用 App,能做体力活,就能满足前者的需求。前者还不用为之交五险一金,甚至连正式的协议都不用签。
所以有谁会在意这种高替代性,随时可能因他人的过错被开除的人呢?更何况我们未来也几乎没有可能成为该公司的用户,更没有可能对这家在写字楼里经营的公司产生多大影响。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