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更好的未来到来前

2020.04.20

按照乐观者们的说法,这个世界的变化虽有曲折,但终归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更有能人拿出统计数据试图证明这一观点。这种站在上帝视角思考问题的理论,对于当下的世人到底有何意义,让我颇感疑惑。
仅看国内,不论是法制,还是教育,还是社会氛围都丝毫看不到会变更好的迹象。放眼全球,不论经济贸易、文化交流还是大国邦交,相比过去几十年,也是忧患意识重重。
倘若一场全球性的核战爆发,整个世界都要玩完,那证明过去几千年在变得更好的统计数据,和预言头彩的公式又有何区别?
显然我对未来的看法相当之悲观。确切地说,我认定两件灾难必然发生:其一是新的文革,其二则是三战。
就前者而言,其社会基础已基本具备。人治日渐取代法制;「屁股」已成了社会上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与逻辑被主流文化否定;真知识分子与媒体噤声;网络审判与文字狱初现规模;假大空的语言融入了民众的日常。种种迹象表明新文革只缺一个标志性的大事件罢了。
至于它会以何种面貌出现倒是一个问题。游街、串联或者传统的大字报显然已经不适应当前的社会。让民间运动放任自流也不可能为上层所认可。相比之下,在可控的网络平台内展开舆论批斗,以及大范围的诉诸公权的举报,则更符合当前社会的步调。不过此外是否会有更糟的形态出现,现在仍不好说。
当然,事态是否会急剧恶化,要取决于正在发生的这场全球性大瘟疫持续的时间长短。其持续时间越长,社会秩序越难恢复到疫前,新的灾难爆发得自然会更为猛烈。
仅仅从当下来看,瘟疫就已摧毁了这个国家的媒体监督和预警体系。而原本遵循循证原则的西医经此一疫,也必然会被迫和中医伪装下的行政医学合流。在此之下,整个社会已经是岌岌可危。
也因此即便文明要想从后续灾难里恢复也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未必。期待其自然而然过去并不现实。自顾自按照末日生存指南,适应灾难恐怕会让希望更为渺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