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和新华网都在传谣,这是怎么一回事

2017.06.17

6 月 8 日晚,微信小程序「微信辟谣助手」上线。按照腾讯官方的说法:

用户不仅可以主动搜索谣言,你阅读或分享过的文章,一旦被鉴定为谣言,将收到提醒,让谣言无所遁形。

新华网和央广新闻的官微文章也被辟谣了

「微信辟谣助手」是怎么辟谣的

具体来说,用户获得辟谣信息的方式有 3 种:

  1. 进入该小程序主页,像阅读新闻一样,以时间线倒序,查看辟谣的信息流。
  2. 在小程序内,主动搜索关键词,查看是否有与之相关的谣言被澄清。
  3. 如果用户在微信内阅读的「文章」内容已被第三方辟谣,则会收到辟谣助手推送的提醒,告之该文为不实信息。

对于其中前两种,之前,微信官方就以图文推送和公众号会话的形式,提供过类似的服务。如今,微信团队只是拿小程序套了个壳而已,所做的仍是汇总第三方的辟谣内容,形成一个辟谣数据库。
目前辟谣文章数已近10万(图左),但其中有不少重复的内容(图右)
能够调集各级政府机构,及社会专业组织投入资源,为之生产大段的内容来辟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在公众号普及之前,我们很难想象一个互联网公司能够做到这一步。1尽管它也是造成当下谣言2大肆传播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仅有数据库是不够的。因为刷信息流,还是搜索,都需要用户进入小程序后主动进行操作。如果用户自己没有质疑某条信息的真假,很难会用上它。
第三种办法正是对前两者的补充。因为推送辟谣消息是一种主动的行为,即便用户不懂得如何去验明真伪,甚至没有一丝质疑,都会收到辟谣提醒。

辟谣重点对象在公众号文章

不过,目前「辟谣助手」的内容仍是有针对性的。我浏览了30 余篇被辟谣文章后发现,所见的谣言都是出自微信公众号,其中并没有非公众平台的谣言链接。
诚然,针对公众号的辟谣已能覆盖相当多的人群。根据小程序上的数据,其 6 月 16 日的「科普次数」为 365.8 万。如果这数字等于小程序在一天里辟谣详情页的点击数,可能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此外,被收录的辟谣内容还会被其他组织和个人的公众号以「转载」、「二次原创」的形式,形成更大的影响力。
非腾讯旗下的网站页面在微信内无法直接打开
何况,微信的「安全」设定,让多数第三方链接在打开前都要被拦截一下,很多人还没看到谣言的内容就止步了。因而,非公众平台的谣言链接很难成为谣言重灾区,解决它们也就没那么紧迫了。

与复制技术对抗,「辟谣助手」还不成熟

三人成虎,谣言的可怕之处不在于虚假的内容,而是其快速复制造成的影响。然而,即便是微信公众号的谣言,「辟谣助手」也不能完全覆盖

以一篇《用肥皂洗澡吧……》为例,该文已于 2016 年末被「科普中国」辟谣。但直至今日,我仍能在微信内搜索到同样的文章。它不仅几乎每天都在发布,甚至有些连标题和正文都只字未改。好在两小时后「辟谣助手」成功向我推送了辟谣提醒。(但我先后阅读的其他数十篇谣言,均未收到辟谣提醒。)
我相信文章开头的「新华网」、「央广新闻」是不会造谣的。谣言发出来可能只是运营「小编」随手复制、粘贴,传谣而已。
复制技术让传谣变得太容易,如果不能靠相对应的查重技术与之对抗,单凭人工操作,就会很辛苦。这点从人民网的辟谣内容就能看出来。同样一条谣言,在辟谣助手里居然会重复数十遍之多,只因为它们发自不同的公众号。
辟谣本来就是谣言传播起来之后才开始的事。针对一个个账号辟谣,更会导致辟谣时效性不足。当一篇谣言被毙掉,传谣者只要换个多账号复制重发,依然可以获得流量。等到辟谣机构工作者发现,恐怕也是在许多公民看完《马上删,快看》之后的事了。

何况,公众号还不是复制技术被应用最广泛的地方。日常的对话聊天和朋友圈才是。
根据微信官方数据,2016 年,老年用户平均日发送消息 44 次,典型用户更是高达 74 次。倘若一条消息发送到微信群里,受众数量也会不少。

复制技术在这里也得到了优化。你不需要对文本全选,点击复制,进入粘贴对象界面,再点粘贴这么麻烦的过程;只要长按,然后点击转发就好了,还能一次转发到多个群组。平日里,我家许多长辈都会如此操作,向群里转发消息。
除了纯文本,H5、照片、截图、音频、视频也都是微信里常见的内容形式。当然,也是谣言的形式。
微信和第三方机构也会针对群聊谣言进行辟谣,并发布细致的科普文章。但其传播的速度和广度又怎能和谣言相比?
除非他们开始针对每个用户都强制推送,并对每条发出的消息内容监控与分析。
谣言的传播真会导致那一天的到来吗?

要传谣还是辟谣,对一些公众号是个选择题

辟谣和造谣一样,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内容生产,二是内容传播。让专业的机构生产辟谣内容并没什么问题,可如果传播辟谣内容也只靠腾讯大号和专业的机构就未必够用了。
前文中我也提到了,许多其他组织和个人的公众号也会在辟谣信息发布后,主动转发它们。而且,众多看起来不沾边的营销号,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可是后者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谣言的传播往往是利用受众对食品安全的不信任,对权威机构的不信任,对外国企业的不信任,对现代生活方式的不信任,激发其内心已有的情绪,促使他们为自我表达、宣泄进行传谣。
相比之下,辟谣就没有这种魔力了。如果你把微信群里的辟谣文章数和谣言对比,就会发现前者并不常见。至少在我家几个群里,两者比值都为 0。
如果单纯地告知“ XXX 是谣言”,很难唤起普通读者的好奇心。深谙此道的营销号们也不会这么做。让辟谣贴近谣言,是营销号常见的手段。这么做既可以对谣言的力量加以利用,增加粉丝和阅读量,同时还能保持「道德正确」。其辟谣也就有了动力。
注:图右公众号正文为剽窃「槽边往事」《苹果下架微信:谁在把微信当枪使?》
模糊标题的表意就是一种办法。像上面这样的辟谣标题你或许已经见过不少了,它们只是在谣言后面加上个问号而已。

不以查重技术封禁谣言发布也有好处。因为一些公众号辟谣时,会大段引用谣言本身。一旦这样的内容被封禁,也会闹出笑话来。

图左为「辟谣助手」最新一条辟谣文章,图右为图左中传谣者发布的辟谣文章列表

不过,寄生于复制技术辟谣的传播者不可能始终保持「道德正确」。前脚辟谣,后脚传谣也不是没有的事儿。
换而言之,对于部分读者,每天能看到的是谣言还是辟谣,也仅仅是「小编」一念之间的选择罢了。

谣言制造者勿怕,腾讯还伤不了你们

「辟谣助手」有把谣言从微信生态里赶走的可能吗?在我看来,指望一个小程序就能让人从此「不再担心谣言」,还言之过早。

  • 做流量生意的,多储备一些小号备用,药3还是能通过微信卖得出去。
  • 坚持做大号的,认真「洗稿」就好了——调整一些段落,再混入一些权威媒体的相关段落,谣言很难被辨识。
  • 至于只是想制作恐慌,或者图个乐子的,根本不会不用公众号发布消息。纯文本或者截图才是常见的传谣工具。

和十几年前不同,当今谣言几乎完全是通过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传播的。同样的辟谣也主要靠的是互联网传播来完成。但这并不等同于谣言传播仅仅是技术问题。
上月,《哈佛商业评论》在《网络安全为何如此难搞?》一文中指出:

  • 网络安全不是一个技术问题。
  • 网络空间的规则与现实世界不同。
  • 网络安全法律、政策与实践还不够成熟。 这三点对于“辟谣为何如此困难?”也同样适用。譬如:
  • 屏蔽某些关键词,人们会用别的符号替代;
  • 任何人都可能传谣,哪怕他现实中看起来完全不可能如此;
  • 目前的法律对谣言传播还没有足够的威慑力。

我很难想象,在彻底去除人们造谣的所有动机,和封禁网络言论外,还有什么办法能像腾讯及其鼓吹者所说的那样,让“谣言无所遁形”,并让我“从此不再怕谣言”。

但就当下来看,微信所做的的确比对手强很多了。例如,当你看到谣言时,至少可以主动举报。而在百度百家号、搜狐自媒体号上,我却连举报按钮都找不到。至于首屏结果满是谣言的搜索引擎,就更不用细比了。


  1. 微博也能发长文,但它对中老年的影响实在弱。  

  2. 本文对谣言判定都以「辟谣助手」发布的资料为准,不做专业探讨。  

  3. 据我观察,父母收到的谣言链接几乎都含有性药广告。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