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问题简化器

2020.03.27

听完《迟早更新》复杂问题系列,不禁思考起当今复杂的社会问题是如何被简化的。于是很不专业地总结了简化逻辑的四种类型,并将之命名为「简化器」。
以下四类简化器可能无法涵盖所有的简化逻辑,但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当下的出现在社交网络上的部分问题。

诉诸宏大

这是一种自上而下传播的简化器,而后又内化于下层社会的日常心智中。「先有国,才有家」、「大局为重」、「不添乱」等表述就属于这一类型。
在当今语境下,这些话语已经不再是强调整体利益的重要性,而仅仅是为了否定个体的存在价值,掩盖个体利益得失。
这种简化器在对逻辑上的简化的同时,它也会对人类复杂情感做出简化。把普遍的共情简化为统一的崇高感。

立场预判

这是当下影响最大的简化器,「屁股决定论」、「带节奏」、「政治正确」都属这一类型。
它把一切思想与行动简化为政治立场的结果。于是只要找到足以判断政治立场的蛛丝马迹,就可以把复杂问题简化为意识形态问题,进而做出批斗或不批斗的判断。
由于在当前语境下,政治立场本身就是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的,而现实又高度模糊的,这就给了简化器执行者高度的解释空间。同时,选择该简化器为工具的执行者又必然是持有某一立场的,所以只要简化器运行,结论就很容易出现一边倒的局面。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持有此简化器的并非只有「激进爱国者」。事实上,部分所谓的进步人士也会掉入这个思维陷阱中。这一点「蛆」、「粉红」、「五毛」但滥用就已能反映出来。

诉诸简单

该简化器常见于民间。它内涵极为简单,即「只要容易操作的就是管用的」。
鼓吹「抄作业」,认为作业答案都是现成的,所以只要照搬就好了,就是一个典型。这一逻辑就暗含了「模仿是简单的」的含义。当然,它本身显然并不简单,而且标准答案可能也不存在。
这段时期的口罩政策同样也属于「诉诸简单」类型。尽管许多人戴口罩的方式不足以起到防护效果,全民戴口罩在学界仍有争议,且医疗机构的护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于短缺状态,但戴口罩却是一个普通人都容易办到的事,以及公共空间管理者最容易识别的标志。
类似的例子还有微信里流传的各种民间防疫小技巧,比如喝酒、吸烟,以及吃鸡蛋。尽管稍有理性的人会觉得可笑,但相信它的大有人在。
另外,阴谋论也是这一简化器的变种。通常它会提出存在一股邪恶势力的假设,这让复杂的事件更容易为公众所理解,哪怕所给出的解释离事实相差万里。这也意味着问题的解决方案变得简单——只要打倒邪恶对象就好了。

诉诸历史

这种简化器主要是借过去的存在,否定当下及未来。
极端中医拥趸所持有的「中医普适论」就是其一。这一理念既忽略了具体的病症,也忽略了社会环境等因素。仅仅假定中医在历史上有用,继而推导出中医现在应该也有用。由此作为对比,西医仍无法在出现新疾病时立刻提供现成的解决方案,对上述理念的传播也起到了推动作用。
该理念并非最可怕的。「文革有益论」同样属于这一类型的简化器。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