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观察:事再忙,游戏还是要玩的

2020.02.17

1 月 23 日开工,2 月 2 日完工,2 月 3 日交付,火神山成了一个倍受瞩目的中国奇迹。其所号称的 1000 张床位,也成了无数人的信念支撑。
一个冰冷的事实是,3 日如期交付后,许多病患和家属发现,自己仍无法住进该院。于是乎便有人开始「辟谣」:官方从未说过交付时就有 1000 张床位,人家一直说的是「可容纳1000 张床位」。
截至2 月 16日,火神雷神山已释放床位数仅达预期 60%。雷神山为 2月 8日交付。
从零开始,设计并建设一个专业传染病医院是一个复杂的工程,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无可指摘。但仍需要注意,官方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强调「可容纳」。甚至连《人民日报》有时都会「漏掉」这几个字,《长江日报》、《湖北之声》等媒体更是可想而知。

好在这 1000 张床位的完全投用并没有拖太久。根据武汉卫健委官网消息,火神山医院于 2 月 12 日收治病人数突破预期,达到 1013 人。
不过,如今我们也都知道了,这座全世界第一个「云监工」完成下的医院并没能解武汉燃眉之急。
我无意批评建设「武汉小汤山」的决策,也不否认医护、工人、工程师们的努力。但是当初的宣传工作也实在太过高调了,几乎成了一个国家宣传机器的符号。在它吸引四千万云监工的同时,武汉各定点医院却在遭受红会截留物资之苦。
如今,随着舆论控制权日益收拢,「武汉小汤山」却出乎意料的淡出了媒体的视野。相关的宣传反而越来越少。在微信指数里「火神山」、「雷神山」,甚至「基建狂魔」都未收录。而微博的微指数里,也仅收录了「雷神山」一个。这些已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

与「可容纳」类似的还有双黄连的「可抑制」。其所掀起的双黄连抢购,可谓是「盛况空前」。尽管《人民日报》后来做出了相关的辩解,但对于一些人而言已是于事无补。据《新京报》,郑州一位女士,就因抢购双黄连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文字游戏是,当各地开始封城政策后的辟谣。据各地政府的说法,他们只是对小区进行封闭式管理,这不叫封城。从字面上来看,由于人员仍可跨地域流动,这一辟谣的确没错。然而,由于大量小区禁止外地租户进入,甚至直接给外来人口大门上锁。对于这部分人而言,与封城也没有本质区别了。

说起文字游戏,就必然要提起其中最高潮的部分——对新冠病毒的命名。从李文亮等的 SARS,再到外乡人的武汉肺炎,最后再到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 SARS-CoV-2,据《钛媒体》整理一个多月时间,变化就达 8 次。
为了这场游戏,宣传部门绞尽脑汁给冠状病毒扣上一个「新型」的帽子,好让公众不再将之与「非典型」一词关联起来;一些无辜的武汉人也由此被当作病毒携带者被歧视; 更重要的是 8 位(甚至更多)吹哨人被污造谣、传谣之人,由此,数以千万计的家庭开始为此承受不幸。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