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证据即事实」,我们如何证明自己存在过

每每有人在社交媒体上陈述自己不堪的经历,总会有人说「没有证据就是造谣污蔑」。这种把「说出没有证据的事实」等同于「造谣」显然是错误的逻辑。 首先是因为某些证据的......

一帮智能助手找出路,集体报班托儿所

虽说需人工帮助的 AI 助手不新鲜,但手机厂商的重视会让它更实用 给智能助手报班这件事上,各家的方向也不尽相同 跟着用户录的视频教材学是 Android 厂商们最爱的方式 苹果更愿意向专业点的用户学习 更具开放性的......

从时间统计鼻祖柳比歇夫的故事里,我读出了点「颜色」的味道

前段时间,为 Price Tag 上那篇稿子,我又重读了两遍《奇特的一生》。 这是一本介绍苏联科学家柳比歇夫生平小册子,通常会人被当作是时间管理类的指南来阅读。全书不过百来页,内容也是通俗易懂。 这里是要讲述一......

支持 LGBT ?那到底图个啥?

小时候每次用左手拿筷子,就会被奶奶训斥:「我们小时候左撇子是要被砍手的」! 左撇子在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中不受待见,但相比于 LGBT 可能要好很多了。前者已慢慢为社会所接受,后者却至今不见主流文化的包容......

只要专业就管用吗?

听到播客《交差点》在最近一期末尾讨论起了专业主义,不禁想说两句。 主播 Jasse 的观点大意是这样:技术进步给社会带来的复杂性,可以交由专业人士去研究,公众只要在专业人士的观点、态度中做选择就好了。比......

说吧,你到底是不是个 AI?

—— 为什么 AI 在与人类交互前必须亮明自己的身份 最近一个月听到许多 Podcast 都在聊今年 Google I/O 上发布的 Duplex。 这个产品之所以成为科技圈内,甚至圈外的热门话题,不单单是因为它是 Google 今年的代表作之一,更是因为该技......

从怼人的政务公众号,看政务服务微信化是怎么一回事

上周,有人爆料称,四川自贡环保局公众号向留言者回复了一条“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类似的事已不是第一次发生。一样的话,在今年 5 月,安徽池州贵池区政府的公众号上也有出现。 此事很快在中文互联网......